筆趣閣 - 科幻小說 - 尚不知他名姓在線閱讀 - 第1217章 觀復(128)舍不得睡去啊話說又是凌晨一點了

第1217章 觀復(128)舍不得睡去啊話說又是凌晨一點了

        牛五方與蘇千白二人真氣深厚,兩相聯手更是了不得。在他們的兩面夾擊之下,云夜永竟是被困的無路可退、無處可避!

        可這云夜永能夠位列“七星”,且地位僅次他主子的心腹兩通者承慶,自然也不是吃干飯的。空間局促狹窄,云夜永明白自己是絕無閃避的機會的,因此他壓根兒不躲不閃,反而挺直了腰桿兒,堵在那半只“蛋殼”的口上,轉過了身來,對身后眾人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見這似乎帶了挑釁的笑容,周游有些不安。都已經被圍困的四面楚歌了,居然還能笑出來,那這家伙肯定是藏了什么陰毒的后招了?他不由替老師和蘇千白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周游轉心思的瞬息之間,眼見著牛五方與蘇千白的兩道真氣,一前一后,不偏不倚打在了云夜永身上,卻驟然放出巨大的嗡鳴之聲,就好像牛、蘇二人的真氣撞在了一口大鐘上,又被大鐘更加堅硬的鋼鐵軀殼給硬生生彈了回去!

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鐵甲蟲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和蘇千白竟同時喊出了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鐵……”周游的疑問還沒問出口,就只覺一股排山倒海之凌冽之氣撲面而來,那是被云夜永彈回的真氣。一時他也顧不上許多,先躍起身來,避開那真氣再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卻聽牛五方的聲音在高處遙遙傳來,像是對蘇千白所說:“我說的沒錯吧?人家老劉財大氣粗,鐵甲蟲那么珍稀的蟲子,那是一把一把的往身上貼了當盔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聲隨形動,在牛五方說話的當口,他本人也已經從高處落下,右拳霍然揮出,一顆小炮彈似的,就要砸到云夜永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夜永擋在“蛋殼”口上,抱肩巋然不動,冷笑道:“已經吃過一次虧,還要重蹈覆轍,老牛你感情是記吃不記打?”仗著鐵甲蟲的完美防御,云夜永對牛五方鉚足了勁兒的一拳壓根兒沒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在幾條細根上點了幾點,重新站在了張小普身旁。他知道云夜永放出這樣的話完全是有底氣的。老師牛五方在體育場一戰后,曾跟自己提起過鐵甲蟲,據說那蟲子能幫助修習者完美抵御真氣攻擊,比什么材料的鎧甲的防御力都要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就如云夜永所說,老師牛五方明明已經知道他使用了鐵甲蟲,也分明知曉鐵甲蟲的效用,可為什么仍要一意孤行地再次出拳呢?

        無論是拳力,還是拳里的真氣,都會被鐵甲蟲的效力給擋回來,注定這將是徒勞的,為什么老師還要堅持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時,周游忽覺頭頂上一沉,像是頂上的空氣都凝結成了有形的巨石,沉重地壓將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旁邊緊挨著他的張小普卻沒有絲毫的感覺。但是他看見周游變了臉色,且緩緩仰起頭來,不由也跟著朝上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剛剛出手救了自己的“仙人”蘇千白,兀自“懸浮”在空中,平平展開了雙臂,一雙緊緊盯著云夜永的眼睛,透出的神情犀利且無可阻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的,蘇千白明明一副白衣飄飄的仙人之姿,可看在張小普眼里,卻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只鳥兒,還是一只體形不怎么大的,小巧伶俐的鳥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對突然來到的這兩人,周游一個稱呼老師,一個則是稱為叔伯的,張小普知道這二人定是身懷絕技的,所以只當是人家用了什么自己無法看穿的奇技,一時未敢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誰知,一旁和他一起仰著臉的周游卻不解地自言自語道:“怪了,蘇叔……為啥看起來這么像只鳥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小普頓時感覺自己不孤獨了:“你也這么覺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……”周游用眼睛緊緊追隨著蘇千白的一舉一動,“我看不出他用了什么術法……甚至他的真氣都沒有太大的波動,為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忽然止住了話。他忽然明白了,明白了老師牛五方為何會明知無用卻還還要想云夜永出拳,老師是在牽制云夜永的注意力,給蘇千白制造機會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蘇千白想要做什么,周游卻完全琢磨不透。看起來蘇也家的這位老爺子,分明只是在高空擺pose,絲毫察覺不出他的真氣動向,而且說他在模仿鳥兒吧,可人家又沒有做出鳥兒的姿態,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看在旁人眼里,就是覺得他是只鳥兒!與他本人身形體量嚴重不符的小小鳥兒!

        眼下,這只“鳥兒”輕巧而有力地震動翅膀,啊不,是胳膊,雙腿一蜷,腦袋對著底下云夜永的方向,俯沖而去!

        牛五方揮出的那一拳,此時也剛剛蹭到云夜永胸口位置的衣服,卻在這一剎那忽然急轉向上,向著云夜永的下巴上勾去!

        有著鐵甲蟲保護的云夜永,即使是脆弱的下巴也不會害怕拳頭的傷害,但這一拳實在是太近了,云夜永身體出于本能的保護作用,略微往后仰了仰脖子,讓過牛五方這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五方似乎本來也沒想打中云夜永,拳頭邊緣擦著邊兒呼嘯掠過,徑直擂向那被剝了一半的根脈的“蛋殼”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夜永本該是出手阻止牛五方對“蛋殼”的破壞的,但他剛剛微微仰脖,視線正好掃到了從上方撲過來的蘇千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見蘇千白的一瞬間,云夜永也是一個愣神:這家伙是人還是鳥?他在做什么?完全沒有使用真氣,就這樣筆直的,重重墜下來,這是要自毀嗎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云夜永愣神的這一刻,蘇千白已經俯沖而至,也不知是因為迎風的緣故還是其他原因,他頜下長須繃的筆直,竟像是鳥兒纖長的喙,直直戳向云夜永的左肩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夜永大驚,一直抱著的胳膊放了下來,手指慌忙擺弄,像是要擺出一個手訣出來。可是,絲毫沒有準備的他,此時想做出反應,卻已經是來不及了!

        蘇千白的胡子尖兒深深刺進了云夜永的肩頭,又迅速拔出,快到云夜永都沒覺出疼痛。與此同時,牛五方的重拳也擂到了“蛋殼”邊上,只聽“嘩啦”一聲,只剩一半的根脈的“蛋殼”又從側邊塌了四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蘇千白一個側身,借著尋常人都覺不出的風扶搖直上,空中一個轉圜,重新對準了云夜永撲下。此時,包括云夜永在內眾人目光齊齊聚在蘇千白身上,俱是驚覺,剛才還像是鳥兒的蘇千白,此時竟像是猛虎下山,勢不可擋!

        正面對著蘇千白的云夜永更是驚駭不已,他仿佛看見一頭吊睛白額猛虎,對著自己張開了血盆大口,甚至那屬于猛獸的濃烈的腥風已經灌進了他的口鼻臟腑!

四肖中特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