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- 修真小說 - 天下第九在線閱讀 - 第一零五四章 多了幾個朋友

第一零五四章 多了幾個朋友

        狄九連忙走出來,抱拳說道,“各位道友,我叫狄九。剛才只是路過這里,偶爾聽到各位說起息壤,心里很想見識一下,所以冒犯了各位,還請見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出來就主動報名,還將自己的姿態擺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人沒有回答狄九的話,只是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狄九已經從周圍的規則波動中感受到了四人的傳音,他很是無奈,這四人傳音的意思是干掉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個合界強者,狄九就是打的過,也不打算和這四個人動手。況且他還想息壤來著。若是和這四個人動手,想都不用想,息壤是沒有了。還有就是他都有了歸言這樣強敵,還要再豎強敵,那他瘋了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狄九不等這四人動手,直接說道,“邊絕道友,你真的不認識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并沒有因為狄九認出了邊絕,四人就不動手了。哪怕狄九說出了邊絕的名字,四人依然是圍了上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狄九只好傳音給邊絕,“邊道友,當年你被歸言困在大陣中,若不是我幫你撕開困殺陣,你恐怕今天不能站在這里吧?你這人也太不夠意思了,不但不感謝一句,還和你的朋友想要干掉我這個恩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邊絕激動的看著狄九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年他怎么逃出來的,到現在為止他都還想不通。他只知道當時肯定有人幫了他,可是那人到底是怎么幫助他的,他完全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這個困擾他幾百年的問題,現在被一個陌生青年揭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邊絕一起的三名修士都是停了下來,然后看向邊絕,“邊絕,你認識這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來驚喜的邊絕忽地再次頓住,皺起了眉頭。狄九的修為和實力看起來并不怎么樣啊,為什么能救下他?

        若他不是狄九救的,那狄九能知道這些只有一個可能了,狄九是歸言的人。當初除了他自己心里清楚有人救了他之外,歸言一樣清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這里,邊絕對其余三人說道,“你們等我一下,因為當時我和狄九結交的時候,大家并不知道身份和容貌。我和他先聊幾句再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邊兄請便。”其余三人一看就是邊絕的朋友,聽到邊絕的話,沒有任何人反對,只是略微站遠了一點,神念都是關注著狄九。只要狄九敢逃走,他們保證會在第一時間出手阻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狄道友,當初邊某的確是被人相救,可若是我沒有看錯的話,你的修為應該才剛剛跨入造界境吧?這么低的修為,想要在那種情況下救我?我有些懷疑。”邊絕盯著狄九,將自己心里的疑惑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狄九微微一笑,“當初邊兄是無處可逃了,我看見邊兄打算撕開困殺陣。雖然邊兄陣道也算是不錯,不過我估計邊兄應該是撕不開的。所以我隨手幫了邊兄一下,讓邊兄撕開了困殺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幫了我一下?”邊絕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說狄九在那種情況下還能躲在他的身邊幫他一下,那他會馬上動手。因為在他看來,沒有人能在歸言和他的眼皮底下躲著,還是躲在歸言的困殺陣當中,甚至幫助他撕開了歸言的困殺大陣。

        狄九是真的如邊絕所想,他就躲在邊絕旁邊。但是他回答的時候并沒有這樣回答,而是說道,“邊兄,你知道歸言布置的那個困殺陣是對付誰的嗎?你以為是對付你的嗎?其實并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會說那是對付你的吧?”邊絕心里都有些冷笑了。以歸言的實力,對付一個造界境螻蟻,還需要借助困殺大陣?

        狄九點點頭,“無論你信不信,那個困殺大陣的確是對付我的。因為我不是這一方大陸的修士,我來自混沌門之外。歸言要殺我,是因為歸言的那一枚裂道令被我弄來了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完,狄九隨手拿出裂道令在邊絕面前出示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邊絕激動起來,他有一枚裂道令,他肯定狄九拿出來的就是真正的裂道令。這個時候,他已經有些相信了狄九的話。難怪歸言不惜一切代價要抓他,原來歸言的裂道令丟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陣道水平還可以,在歸言布置困殺陣后,我偷偷的在歸言的困殺陣中布置了一個小后手。我的后手本來是為了離開這個地方做打算的,沒想到當時你闖進了那個困殺陣。我看不慣歸言,索性出手幫了你一下。不過也因為幫你,我的后手沒了。到現在為止,我都被困在這個地方,進出不得。”狄九胡扯八道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天煞幻算是他壓箱底的東西,哪怕邊絕也是歸言的敵人,他也不會將這種事情告訴邊絕。

        邊絕急切的問道,“那你當時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狄九說道,“其實當時我就在距離你百里之外的地方,我有自己的一套隱匿功法,歸言沒有覺察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邊絕說完后,對狄九一躬身,“狄兄,多謝你救了我一次,那次若不是你救我,我恐怕已經落在了歸言手中。你放心,只要我邊絕不死,總有一天我必定會打破這個護陣,帶狄兄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相信狄九,是因為剛才狄九躲在一邊,他們四個就沒有發現。若不是如狄九說的那樣,他們這邊有人說息壤,讓狄九暴露了氣息,恐怕狄九根本就不會被他們察覺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邊絕是真的感謝狄九,那一次他要是落在歸言手中,那是生不如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狄九連忙擺手說道,“邊兄,我們的對手都是歸言,自然應該同心協力。至于如何離開,我倒是有一些想法,這等以后再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邊絕想要離開這里,狄九已經打算將邊絕拉進來,一起對付歸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狄兄說的不錯,等空的時候,我們再詳細的聊一下。來,我先給你介紹幾個朋友。”邊絕說完,對另外三人招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見邊絕和狄九似乎真的認識,都是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邊絕指著三人說道,“狄道友,這三位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沒有我這幾位朋友幫忙,我就算能逃掉歸言的圍殺,也不會和現在這樣輕松自在。沉延,修煉的是槍道。狄道友若是對槍道有興趣,倒是可以和沉兄交流一下。呼木季,是一株開天神木得道,為人很是仗義。雷洛之,你看起來很尋常,其實他的雷系手段比歸言也不會差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介紹的同時,邊絕又是介紹了一下狄九。其實也沒有什么好介紹的,他本來就只知道狄九的名字,還有就是狄九自己說的,來自混沌門之外,別的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狄九也看出來了,沉延的槍道如何他不知道,他周身道則帶著一種凌厲殺意,應該是一種若有若無的槍意氣勢。呼木季正如邊絕介紹的,或者他的名字一般,皮膚就好像鋸開的木頭截面,有一種淡淡的年輪。雷洛之最為尋常,丟在人群中就好像一個老農民一般,沒有半點特殊。狄九卻感覺這個家伙才是最危險的,也許這家伙的實力不如歸言,但這家伙的戰斗力絕非尋常。

四肖中特猜